平安浙江網 > 說案 正文
鬧市區的這戶有錢人家,他“惦記”了9個月
一出獄就動手,卷走鉆戒美金等120多萬元財物 清明節這天,刑警從墓地里起出了贓物

  金華的開鎖“大神”洪二(化名),30多年來,只有一個愛好:開鎖。據說,沒有一種鎖,可以在他面前撐過15秒。開鎖的目的是什么呢?盜竊!他也因此“四進宮”。2020年1月,洪二刑滿釋放。

被盜的保險箱.jpg

被盜的保險箱

  這幾年,隨著移動支付的普及,金華市婺城區公安分局刑偵大隊副大隊長傅靜生,已經很少接到入室盜竊大案??伞昂槎敝孬@自由沒多久,就給傅靜生下了一封“戰書”——4月1日,婺城鬧市豪宅區,一戶人家被盜,保險箱里價值120余萬元的物品消失。

  案子相當棘手。單元門有監控盲區、保險箱在被多種工具撬過后居然用鑰匙打開了、贓物遍尋不到……在追贓過程中,因為洪二不尋常的作案手法,傅靜生度過了極其“荒唐”的一個清明節。

  跟隨傅靜生的回憶,我們來“還原”破案和追贓的曲折過程。

疑點重重

  4月1日早上9點半,接到報案后,傅靜生和刑大同事來到報案人李先生(化姓)家中。

  這個小區,是金華市中心地段最好的學區房。李先生的家位于3樓。從李先生家門開始,傅靜生便隱隱覺得這個案子不尋?!箝T的鎖沒壞,但鎖芯竟然不見了。一般的入室盜竊,要不破壞門鎖,要不技術開鎖,極少會拆走鎖芯,說明是個慣偷。

  屋內一套價值不菲的紅木家具,顯示出主人的經濟實力。往臥室里走,現場逐漸在他腦中重建,疑點也越來越多。

  客廳腳印雜亂,基本判斷至少2人進入過室內;通往臥室的地上,丟著很多工具,菜刀、水果刀、起子、螺絲刀,判斷都用來撬過保險箱,可保險箱最終卻是被鑰匙打開的,怎么回事?

  保險箱已空,丟失鉆戒、美金、古和玉、卡地亞手表、金碗等,預估價值120萬元左右。贓物在哪?

  在勘查中,最讓傅靜生詫異的是,市中心竟然出現了監控盲區,難以看清進出單元樓的人,而李先生上一次回家在3天前。這意味著,這3天里,具體作案時間不明,有上千人出入小區,嫌疑人極難鎖定。傅靜生對著滿地的作案工具,深深嘆了口氣。

  現代科技技術的發展,終究是比盜賊快一步的。4月2日下午,嫌疑人身份被鎖定:洪二??涩F場有兩種腳印,除了洪二之外,另一人是誰?再去查監控,傅靜生更糾結了,案發時間是3月30日晚飯時間,洪二進入到李先生家中,期間騎著電動車來回進出3次,直到晚上10點40分才最終離開。

  可自始至終,電動車上只有洪二一人。如果抓了他,同伙會不會攜帶贓物逃跑?時間緊急,經過商議,傅靜生和同事決定先抓洪二。當晚11點,洪二落網。

夜探墓地

  洪二,到底是有4次前科的慣犯,面對審訊,他篤定自己沒有任何破綻,拒不交代。僵局直到4月4日晚上才被打破?!昂槎?,說交代東西在哪?!苯拥竭@個電話時,傅靜生突然覺得背后涼涼的。

  “我把東西藏在蘭溪老家的墓地了?!泵鎸槎奶拱?,壯漢傅靜生沉默了一會?!白?,現在去?!逼疒E刻不容緩,一輛警車在夜色中駛向了蘭溪的一座小山。

  夜里10點,警車在烏漆墨黑的山腳下停了,這是一座老底子的小墳山。傅靜生一下車,就聞到了空氣中殘留的燒紙錢味,地上還有不少灰燼和滅了的蠟燭——這天正是清明節。

  爬了十幾分鐘,洪二在一個小土包前停下了,墓碑上的紅字晃眼。他指指合葬墓,說藏在了里面。傅靜生蹲下身,推開了第一塊石板,里面什么也沒有,他回頭怒瞪,洪二指指邊上那塊無法移動的板,說塞進了另一邊。

從墓地起獲的贓物.jpg

從墓地起獲的贓物

  冷風吹來,傅靜生卷起袖子,伸手去摸:一個方方的骨灰盒……他背后的汗毛立了起來,再摸,終于摸到了一個圓盒子和一個袋子。掏出來后,兩樣東西都被塑料袋包裹嚴密,在手電照明下拆開,圓的餅干鐵盒里裝的是鉆戒、紀念幣還有開鎖工具等,另一個透明檔案袋里裝著美金和股票材料。

  在回婺城的路上,傅靜生發現贓物缺少,再審,洪二供出了同伙。當晚,婺城警方抓到了另一個嫌疑人徐某。兩人幾年前一起入戶盜竊時認識,事后被抓,2019年出獄后,徐某就盯上了李先生一家。

  李先生家的門鎖不好開,徐某找到了“大神”洪二,可就在商議動手前,洪二再次入獄。足足9個月,洪二都在“惦記”李先生的門鎖。2020年1月,一出獄,他就找上了徐某,他們還發現李先生雖將屋子閑置,但并未搬動物品。

  兩人賊心又起。

“運氣真好”

  3月30日傍晚,洪二帶著工具來到李先生家,三兩下便開了家門,他在客廳偷了一個儲錢罐,東翻西找時,在臥室猛然發現一個保險箱??刹涣?,洪二的開鎖技術在保險箱上吃了癟,他又從屋里找出菜刀、水果刀、起子、螺絲刀,輪番上陣,還是沒成功。

  想放棄又舍不得,氣急敗壞的洪二,騎著電動車出門,買回了一臺切割機。插電,開機,切割——震天響的聲音嚇得洪二趕緊拔了電。

  累了一晚,保險箱紋絲不動。憋悶的洪二坐在床上,死死盯著保險箱。洪二作罷,癱倒在床頭靠背上,只聽“咔噠”一聲,他覺得有東西彈在了背上?;厥滓豢?,是個暗格,打開后,洪二欣喜若狂:保險箱鑰匙竟然就躺在里面。

  洪二把保險箱洗劫一空,將東西藏在了新買的切割機盒子里,騎著電動車離開,找了朋友美滋滋吃了夜宵。

  “怎么只有一個人,不是兩種腳印嗎?”審訊中,徐某和洪二的口供卻出奇一致,作案當天,只有洪二一人。

  故事就這樣峰回路轉起來——作案當晚,洪二睡前還在不斷回憶作案時的情景,總覺得現場還有“破綻”。出于謹慎,第二天一早,他再次來到李先生家,清理了現場,并將相關物品打包帶走,還將鎖芯也拆了。至于第二個腳印,那是洪二換了一雙鞋……

  目前,二人已被依法逮捕。


赛车pk10